巴中“影子部队”护航脱贫攻坚

巴中“影子部队”护航脱贫攻坚

近日,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入选我省关于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拟推荐对象。目前,公示期已结束。

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是一支在外人看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团队。自2017年组建以来,先后有37人次加入这个队伍。3年多来,他们的足迹遍布巴中全市上千个村庄,直接和贫困群众打交道;对内,清查各级各部门疏漏,向扶贫领域突出问题“亮剑”。

1月27日,记者走进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这是一间“淹没”在巴中市政府办公大楼里的办公室,没有门牌标识是第一印象。

推门而入,室内墙上除了荣誉奖状、亮点工作、足迹墙外,还有一幅用三种颜色填充的地图引人注目。这是一张2020年巴中市“分区分级、联督联查”三级攻坚图,综合脱贫任务、贫困程度、脱贫成效等因素,以红、橙、黄三种颜色将该市139个乡镇划分为I、II、III级攻坚区。

“根据脱贫攻坚的重点方向,我们每年都换一张。”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相关负责人翻出一张2017年的“百日攻坚”暗访督查形势图,上面仅有巴州区、恩阳区和经开区的233个贫困村,“2017年,巴州区、恩阳区脱贫‘摘帽’,所以2017年我们对这两个区和经开区实行全覆盖督查,其他区县实现‘点穴式’抽查。”

在足迹墙上,暗访督查办的起始点落在2017年6月26日。当日,巴中市委确定纪检监察机关要带头开展好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工作。10天后,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完成机构组建、机制建立、人员培训,暗访督查组进村入户,发出第一份工作日报。

耗时不长,但在人员选拔方面,却集结了各路精英。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首批15人,除纪检部门外,还包括财政、发改、审计、住建多个部门的人员,不仅要求业务精通,还得有一定的组织领导协调能力,思想作风也得过硬。”人员抽调期间,除了原单位外,几乎无人知晓他们的去向。一个由多部门精英组成的脱贫攻坚“影子部队”就此悄然展开行动。

1月28日中午1点,记者跟随罗成(化名)带领的一支督查组来到巴州区枣林镇牌坊梁村暗访。车停在聚居点附近,一行人直奔村民家中。

“要过年了,吃穿够不够?”“自来水放得出来不?”“帮扶干部有没有经常联系?”每到一户村民家中,细查台账后,督查人员总会连续问上好几个问题。一旦发现情况,立即联系帮扶干部和村委会,全程录像录音。

在牌坊梁村3组的余光辉老人家中,罗成从客厅转到厨房,再钻进储藏间,拍摄了余大爷家存放大米的蓝色大桶,才放心离开,“粮食满满当当的,腊肉香肠挂了一排,说明老两口日子确实好过。”

2018年2月,在南江县下两镇江口村,另一组成员王俊林(化名)刚到村委会门口,就发现了问题。村委会的公示栏上,时任村主任王某的园区务工费竟然是全村每月最高的,并且他还以家属名义代领了另外两人的务工费。“村里事情多,他一个村主任,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园区务工?”

带着疑问,督查组顺藤摸瓜,进一步走访村民得知,此前王某和其他两名村干部确实有套取危旧房改造资金改造村活动室的情况,并且王某还以其长子的名义重复申报并享受危旧房改造补助资金0.85万元,用于个人及家庭开支。对此,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发出“红牌”问责,南江县下两镇纪委给予涉事人员党内警告处分。

罗成来自南江,是暗访督查办第一批进组人员,“这3年多来,我跑遍了全市的其他500多个贫困村,有的村子还去了好几次。”

2017年8月的一个雨天,驱车一个半小时,罗成和两名组员们来到巴州区凤溪镇金子村。村子接壤南充市仪陇县,属于巴州区境内较偏远的村庄。“到村口,车就没法开了,全是泥巴路。”3人在雨中走了40多分钟才到村委会。路上遇见了好几个出门挑水的村民,连续走访几户人发现,该村村民确实吃水比较困难,电视信号也弱。督查组将情况悉数汇总,反馈给了巴州区。

9个月后,罗成和组员们再次回访金子村,一条笔直的硬化路直通到聚居点,村民家的自来水也通了,电视屏幕不再有“雪花”。

2018年,也是一个雨天,罗成一组到通江县板桥口镇高家梁村暗访督查。雨后山体滑坡,一块大石落下,阻断了督查组的进村道路,“手机信号也差,我们跑到100米外叫村民到村委会找人来清障。”1年后,督查组再次回访,道路的山体已加固了防护网,手机信号也通畅了。

3年多来,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全覆盖督查699个贫困村、抽查488个非贫困村,走访群众3.6万余户,总行程73万余公里,查纠问题2392个,推动该市各级自查整改问题5.332万个。

作为巴中脱贫攻坚的“第三只眼”,巴中市脱贫攻坚暗访督查办公室这支“影子部队”融入大巴山的条条道路、座座村庄,一路守护着家乡的发展。2021年,在崭新的征程中,他们将继续守护巴中来之不易的脱贫成果。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