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民主化:杜布切克与布拉格之春

政治民主化:杜布切克与布拉格之春

亚历山大·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ek,1921年11月27日—1992年11月7日),捷克斯洛伐克的政治家,曾经于1968年1月到1969年4月担任捷克斯洛伐克。

杜布切克生于斯洛伐克,1925年全家移往苏联居住,曾经居住于吉尔吉斯的比什凯克,1938年回国。1939年杜布切克加入斯洛伐克,并且加入反法西斯的斗争;战后于党部短暂工作后,1955年前往苏联莫斯科留学,1958年回到捷克斯洛伐克。1963年出任斯洛伐克。1968年出任捷克斯洛伐克。

杜布切克主张“人道社会主义”,并且推动被称为“布拉格之春”的改革运动,结果导致华约组织与苏联的武力干涉,杜布切克也于1969年4月17日被迫辞职;1970年1月杜布切克出任捷克驻土耳其大使,6月被解职,之后在秘密警察的监视下于布拉迪斯拉发附近的伐木所工作。

1989年捷克的天鹅绒革命后,杜布切克支援哈维尔的公民论坛运动;体制瓦解之后,杜布切克于政坛复出,1992年杜布切克出任斯洛伐克社会主席与联邦国会议长。1992年9月1日,杜布切克因为车祸重伤,于11月7日逝世。

布拉格之春(捷克语:Praské jaro;斯洛伐克语:Praská jar ;俄语:пражская весна)是1968年1月5日开始的捷克斯洛伐克国内的一场政治民主化运动。这场运动直到当年8月20日苏联及华约成员国武装入侵捷克才告终。

在领导人亚历山大·杜布切克的领导下,捷克斯洛伐克显示出越来越强烈的独立倾向。杜布切克在国内政治改革的过程中,提出了“带有人性面孔的社会主义”,这个方案并不像1956年匈牙利的改革一样,完全抛弃了旧有的传统。然而,苏联依然将这视为对其领导地位的挑战,也是对于东欧地区政治稳定的一种威胁。在冷战期间,这是华沙条约成员国所不能接受的。此外,1938年捷克斯洛伐克拒绝苏联的援助而宁愿屈服于希特勒的经验,都依然清楚地存在于苏联每个人的记忆之中。在捷共内部也存在有一部分少数派—尤其在高层领导中—拒绝放松党对社会的控制权,并且密谋在苏联的领导下推翻改革者的领导。

与中欧东欧的许多国家不同,1948年捷克斯洛伐克通过一场平稳的政治变革使捷共上台,并没有发生如同匈牙利一样的暴力革命和社会动荡。但是,苏联期望在其盟国中推行苏式的政府模式,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通过武力来强制实现。这种政策因为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而被称为勃列日涅夫主义,其实这种政策最早从斯大林时代就开始存在,只是勃列日涅夫首次将其公之于众而已。苏联的这种霸权主义直到1980年代后期,才被戈尔巴乔夫的辛纳屈主义所取代。

捷克斯洛伐克的这段民主化进程,在8月20日深夜开始的20万华约成员国军队和5000辆坦克的武装入侵后宣告失败。事实上,在入侵前不久,捷克斯洛伐克大会已经准备支持改革派,并削弱新斯大林主义者的力量。在一个工厂里,捷共通过了改革方案,但是入侵者将这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

事件发生后,西方国家中只有少数批评,因为在冷战时期,由于核对峙的存在,西方国家无法挑战苏联在中欧地区的霸主地位。这次军事入侵导致了约有10万人左右的难民潮,其中包括了许多精英知识分子。这次事件也影响了在许多西方国家中宣扬列宁主义的左翼人士的地位,最终也导致了这些政党的部分崩溃。

10年后,这起事件的名字被中国政治民主化过程中的一次运动所借用,即著名的“北京之春”运动。

1968年1月,捷共中央召开全会,改革派领导人杜布切克当选为捷共中央。他上台后公开向苏联模式挑战,大胆进行改革,拉开了“布拉格之春”的序幕。4月,捷共中央通过了《行动纲领》,提出了改革的主张:改革党的领导体制,实行有计划的市场经济。

《行动纲领》公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正当捷共加紧筹备召开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以便全面开展改革之时,苏联党政军领导接连访捷,对捷施加压力,反对捷共的改革,并在各种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对捷共领导进行攻击。双方在多个场合展开了激烈的争论。7月23日,苏联国防部发布公告:苏联陆军在从波罗的海到黑海,从苏联西部领土至包括波兰、民主德国在内的广大区域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意在威胁捷共。消息传来,捷举国上下充满紧张气氛。

8月20日夜间11时,万籁俱寂。一架苏联民用客机划破夜空,飞近布拉格鲁齐内国际机场。飞机向机场发出信号:由于飞机发生故障,请求准许紧急降落。按照国际惯例,机场管制人员毫不迟疑地答复同意。

苏联飞机一着陆,便向机场指挥塔方向开去,随即从机舱跳出几十个手持自动步枪的突击队员,当即占领了指挥塔。几分钟之后,从机舱里开出苏联坦克、装甲运兵车和全副武装的苏联部队,机场落入了“兄弟般的”敌人手里。与此同时,苏联及部分波、德、保、匈部队也以同样方式占领了布尔诺等其他主要城市。这次行动苏联和其他国家共投入50万大军。

苏联驻捷大使馆的公务车早在机场路旁恭候,他们分别把苏军带到主要目标——捷共中央大厦、政府各部门的大楼、邮政局、广播电台、特定的捷军事设施等。与此同时,苏军通过电台宣布他们是“应捷党政和国务活动家的请求,是从牢不可破的友谊出发决定这样做的,其目的不是干涉捷内政,而是为了反击反革命,保卫社会主义事业”。

8月21日清晨,苏联军队冲进了杜布切克的办公室,逮捕了杜布切克,将他送往布拉格机场的一架飞机,同时被押上飞机的还有总理切尔尼克、国民议会主席和几位党的高级领导人。他们随即被押解到莫斯科。

此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像引燃了的火药库,全国各地都掀起了大规模的反抗苏军侵略的群众运动。路标改变了方向,村镇改了名称,使苏军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全国上下“坚壁清野”,使苏军陷入困境,饥渴难忍,只好挖土豆,摘野果吃。

苏联并不准备和杜布切克等人谈判,准备另外组织新内阁。但苏方的计划得不到捷总统斯沃博达的承认,最后只好作出让步,释放杜布切克等人并允许他们参加最后阶段的会谈,签署了臭名昭著的《莫斯科议定书》。在议定书中,捷克斯洛伐克领导被迫接受了苏联占领“不是干涉内政”,是“保卫社会主义 ”,待捷克斯洛伐克局势“正常化”后,苏军即撤走的“说法”。

8月27日,杜布切克、总理切尔尼克和总统斯沃博达一起飞回布拉格,杜布切克仍被放在捷共的位置上,但1969年4月,苏联下令免除了他的党中央职务,由胡萨克接任。

胡萨克上台伊始,首先否定了1968年的改革,随即,捷共开始党内清洗。这次浩劫,包括杜布切克在内共有50余万员遭到清洗,占全党总人数的1/3。全国70%的各级领导人被撤换,全国有200余万人遭株连,约20万人被迫逃亡西方。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