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的另一种力量:洛克菲勒家族与当代艺术

财富的另一种力量:洛克菲勒家族与当代艺术

近期在上海震旦博物馆开幕的展览“洛克菲勒艺术基金收藏展:西方艺术大师”,带着我们走近五位西方著名艺术家,展出共计100多件作品,包括水彩、版画、瓷器、装置、油画等不同媒材,时间跨度从19世纪末到21世纪初,正好包含了西方现代艺术的“黄金时代”,这是洛克菲勒艺术基金进入中国后首次正式的合作展。

展览呈现的五位大师分别是代表立体主义的发起人巴勃罗·毕加索、超现实主义的先驱萨尔瓦多·达利、后印象主义艺术家阿曼迪奥·莫迪里阿尼、形而上主义的翘楚乔治·莫兰迪、新写实主义著称的阿曼·皮埃尔·费尔南德兹。

展览一入场,毕加索的作品就把我们召唤回二十世纪初期以巴黎为中心的名家辈出的艺术舞台。作为西方现代艺术史上最杰出的艺术家之一,毕加索开启了立体主义、新古典主义、超现实主义多个绘画流派,并对西方现代艺术史产生了深远影响。

毕加索出生于西班牙,1900年来到巴黎,很快在这里展露绘画天赋,他一生风格多变,刚到巴黎这一阶段的作品因为基调蓝色被称为“蓝色时期”。《母与子》创作于1901年,是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作品之一,顾名思义,作品使用了压倒性的蓝色调,有一种宁静悠远的感觉。画面上一个女性正在亲吻一个孩子的额头,背景由三种不同颜色构成,人物轮廓圆润简洁,带有一种厚重的流动感。毕加索这个时候只有20岁,刚刚经历了好友自杀身亡这样的事件,他的蓝色时期绘画描绘的大部分是穷苦的普通人,不仅是色彩的使用,还有画法都形成明显的个人风格。

1907年《亚维农的少女》开始,毕加索进入了立体主义风格,将多种视角融入同一画面。在展览中,《走钢丝的杂技演员》等不少作品则是此后的作品,人体被变形重组,这一幅原作创作于1930年,展览中的版画则在授权下完成于1995年。

引起这位西班牙出生的画家画风变化的一个重要影响来自法国画家保罗·塞尚,塞尚具象绘画的构成方法也影响了毕加索的一位朋友和竞争伙伴:阿曼迪奥·莫迪里阿尼,不过后者英年早逝,并没有毕加索那么幸运。

从意大利来到巴黎的莫迪里阿尼,从小体弱多病,个性却非常自由,被朋友称为“最后一位纯粹的波西米亚人”。他以一系列修长而传神的肖像画著名,为20世纪初法国“巴黎画派”的代表性画家之一。展览中聚集了他十几幅作品的石版画,可以让人细品莫迪里阿尼的独特风格。

他笔下的《毕加索》创作于1915年,这幅作品有一张大脸盘,线条勾勒出五官轮廓,几乎让人难以和毕加索画上等号,可能比较相像的就是毕加索的薄嘴唇和得志画家的眼神了。

《珍妮·赫布特尼身着白色连衣裙侧坐画像》以自己妻子为原型,这是一张侧面像,画家并没有用传统人像的写实技巧,看起来这个女士的五官比例非常不协调,脖颈被拉长到不真实的程度,这一切好像是为了让模特符合画家心里的标准而做出的调整。他的所有半身肖像画几乎都具有写神而非写实的特点,但是却奇异地达到了某种美感,并让人联想到意大利古典艺术的韵律。莫迪里阿尼自己说:“我正在寻找的不是真实也不是虚假,而是一种存在于人类本能中的秘密”。

萨尔瓦多·达利在西班牙出生之时,毕加索已经到巴黎了,这位毕加索的崇拜者在自己二十岁出头之时也在巴黎举办了个展,并且加入了由安德烈·布勒东所领导的超现实主义,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为依据,认为人类的梦境里反映了更为线年的超现实主义国际展览,由布勒东和马赛尔·杜尚策划,展览最先看到的就是他的“现场装置”《下雨的出租车》。

因为某些原因,达利与安德烈·布勒东渐行渐远,但是在超现实主义这条路上并未回头。他1931年的代表作《记忆的永恒》里不安的风景给所有人留下了印象,融化的钟已经成为他的专属符号。展览中比较特别的是展出了几幅他创作的《神曲》插图系列作品,原作为水彩,最早来自意大利政府邀约计划,但遭到意大利人民的反对而没有成功,理由是达利是西班牙人,而且个人风格太鲜明。然而在但丁750周年诞辰之际,佛罗伦萨举行了“达利遇上但丁”展览,展出了达利为《神曲》创作的100幅插图,证明艺术家花了十年完成的这一系列得到了认可,也成为他作品谱系里的代表系列。

与达利个性和风格完全不同,意大利艺术家乔治·莫兰迪一辈子几乎没有离开家乡,据说他唯一一次出国旅行是到苏黎世观看塞尚的展览。他的绘画主题也总是自己的日常所见——风景、花瓶、水瓶、水杯等等。展览中展出的莫兰迪的一系列水彩作品,包括风景和静物,看起来并不复杂的画面构成,低饱和度的色彩,内敛的色块和线条,似乎有一种简洁见真味的意趣,这种内在的气质和精神让莫兰迪的作品与大陆观众特别亲近。

展览中唯一可能不太为人所熟悉的艺术家是阿曼·皮埃尔·费尔南德兹,出生于1928年,与前四位艺术家主要从事绘画不同,阿曼是19世纪最具创新精神的雕塑家之一,深受达达派影响,并且与艺术家伊夫·克莱因等在1960年发起了新写实主义运动。这一流派使用废弃的现成物,焦点放在大众消费导致的物品浪费,并且通过作品来建立生活和艺术的桥梁。

阿曼最早的著名作品包括用工业废料压制成的雕塑,展览中展出了他的音乐相关的装置绘画。《吉他与颜料》中,一把解体的吉他,一些颜料管被固定在画布上,艺术家在其上又增加了色彩丰富的抽象线条,这件作品让人联想到“抽象绘画之父”康定斯基作品与音乐的关系,以及毕加索的拼贴作品《吉他》。类似这样的装置绘画在展览中还有多件,包含不同的颜色和乐器,可以引发观众不同的情绪。

观看整个展览,好像回顾了上世纪初以巴黎为中心的现代主义艺术发展线索,今日当代艺术的各家面貌,似乎都难逃其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可能在展览之初我们就会有一个疑问:洛克菲勒艺术基金背后的洛克菲勒家族跟当代艺术有什么关系?

洛克菲勒家族是美国首屈一指的富豪家族,从最早以石油托拉斯积累财富的约翰·D·洛克菲勒开始,现在已经传到了第六代,而洛克菲勒家族与中国的渊源也颇深,今天的北京协和医院最早就是由洛克菲勒家族捐款资助建成的。

大家对其财富和慈善事业津津乐道之时,对于洛克菲勒家族跟当代艺术的关系之深远却可能并不清楚。世界上第一座以收藏和展示现当代艺术的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正是第二代小约翰·D·洛克菲勒的妻子艾比·奥尔德里奇·洛克菲勒与其同伴联合创立的。洛克菲勒家族的人提到现代艺术博物馆会戏说:“那是她(艾比)的美术馆”。抱持着艺术“使人更理智、更富有同情心、更善于观察和理解”的信念,艾比及其同伴建立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初衷包括为了给还不被时下众人所理解的现当代艺术一个展示和正名的地方,它的建立和发展也见证了艺术中心从巴黎转移到二战后的纽约这段历史,说艾比参与改变了当代艺术的面貌似乎也并不为过。

相较于艾比,小约翰·D·洛克菲勒也是一个艺术品的收藏和爱好者,只是他偏重于古典艺术和传统艺术,广为流传的故事,是他为了收购摩根藏品中的中国明清瓷器精品,向父亲写信求款,极其谦逊但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收藏鉴赏爱好。

艾比对当代艺术的喜爱,又影响了孩子纳尔逊·A·洛克菲勒和大卫·洛克菲勒,他们继续从事艺术品收藏和捐赠,延续了对现当代艺术的喜爱。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的收藏风格早期也偏向于保守,在友人阿尔弗雷德·巴尔,也是现代艺术博物馆第一任馆长的建议下,才持续收藏印象派、后印象派等包括塞尚、马奈等现代艺术精品。而纳尔逊·A·洛克菲勒的品位则继承了艾比,钟情于“与时俱进”的当代艺术。据报道,他曾经以一幅毕加索印刷作品为条件,改变了的盖楼计划,以免挡住他望见中央公园和哈德逊河全貌的景致。

艾比的艺术品收藏大部分捐赠了现代艺术博物馆,她的后继者大卫也是博物馆的主要捐赠者,并在去世后藏品全部被拍卖,收益捐给非营利组织。口味多样的纳尔逊的收藏品则保留在洛克菲勒庄园,向公众开放。大卫在关于收藏的著作中提出:虽然会赠送艺术品给孩子,他们也会继续收藏,但是从第二代延续到他们这一代的大规模的收藏艺术品的行为会因为种种原因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富豪与艺术品的关系可能会随时代变化。

这次震旦博物馆的展览是洛克菲勒艺术基金在中国首次正式合作展览,之后还会推出系列合作展览。作为洛克菲勒艺术基金会在中国开展活动的版图之一,我们有理由期待,还可以看到更多不同时代的艺术精品。供图/上海震旦博物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