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尔曼: 正式比赛的结果才算数

新赛季就要开始了。对目前为止的备战,门将费尔曼基本上表示满意。在沙尔克的采访中,这名岁的队员就友谊赛的结果,他的新队友朗格尔和对对阵柏林迪纳摩与莱比锡比赛的期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费尔曼,最后一个阶段的备战开始了。马上就要严阵以待了,对此你感到多期待?

备战阶段总是很累很有压力的。最近我们总是在路上:中国,米特西尔,最近又刚刚去了伦敦。现在正常的旋律又要开始了。备战总是足球的一部分,友谊赛也很有乐趣,但我们所有人都喜欢的是真正的较量。

价值并没有多少,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延续更长的不败。起决定作用的是赛季中我们的表现,而不是本站阶段中的比赛结果。当我回顾我目前为止的职业生涯,所有的都还历历在目。我曾经有过在备战阶段赢下所有比赛,然后赛季开始后就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了。相反,还有那些在备战阶段输掉几场友谊赛,然后在新的一年里的开局不错的时候。毕竟在赛季开始的时候,我们需要尝试一些东西。我们这样做了,总体上来说,我们进展的很好。

特德斯科治下,你们打3-4-3的阵型。这个新阵型对你来说,有什么改变了?

并没有多少,另外,3-4-3的阵型也要取决于对手。有的时候有人会回到后卫线上防守,有的时候又会推上去。这对对手来说,要对我们做出判断也会更加困难。

还没。我对他到到来感到期待。或许他能够带一些奥地利的特产来,或者一些斯堪的纳维亚的特产,因为他在瑞典的北雪平效力过。

他是那种比较好相处的人,但我也没有想过别的。目前为止我接触过的奥地利人,总是相处很融洽。

周一就要迎来新赛季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了。与柏林迪纳摩的对决,你们的准备做的如何啦?

我们就像对待其他正式比赛一样。我们当然知道,谁是更被看好的一方。在这种角色下,我们也必须要打出相应的结果。过去的杯赛总是证明,总会一些绊脚石。因此,在柏林的比赛,我们必须要集中最高的注意力。

之后你们就将在德甲中对阵莱比锡。过去的几周,你有多怀念费尔廷斯竞技场的气氛?

终于要来了。我认为我也说出来我的队友们想说的话。实在太想念那气氛了。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够跟去年相比,有个不一样的主场开端。

逃离诺维奇想去挪超转运倒霉的费尔曼却赶上了疫情来袭

3月12日晚,沃尔夫斯堡在空场的大众汽车竞技场1比2负于顿涅茨克矿工的欧联杯1/8决赛首回合,成为了德国足坛因新冠疫情全面停摆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同一天,31岁的拉尔夫·费尔曼成为这次停摆前最后一个完成转会的德国球员——从沙尔克04租借到挪超球队卑尔根布兰至6月30日。

由于挪超属于自然年联赛,2020赛季原计划于4月初开打,而转会窗3月31日才关闭,因此费尔曼可以在德甲和英超都已经关窗的情况下,依旧从英超副班长诺维奇城转租到布兰。由于布兰主力门将奥普达尔刚动了膝盖手术,预计要休战长达6到8周,费尔曼几乎肯定会在挪超稳定地打上比赛,然后在暑假带着良好的竞技状态重返沙尔克,去重新竞争主力位置。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费尔曼签约布兰当天,挪超就确定因新冠疫情延后到5月第一个周末才开启新赛季,布兰也不得不立即取消前往西班牙马尔韦利亚集训的计划。在英足总已预警欧洲足球比赛可能要全面停摆到9月的情况下,费尔曼这次转租或许最终会变成无用功,令他寻求否极泰来的2019/20赛季彻底作废……

上赛季中途,费尔曼因状态低迷,被当时的德国U21国门尼贝尔抢走了主力位置。于是在本赛季开始前,15岁就加入沙尔克、中途只是去了法兰克福2年的费尔曼再次暂别盖尔森基兴,租借到德国人法尔克执教的英超升班马诺维奇城,为期一个赛季。租借之前,沙尔克还与费尔曼先行续约到2023年。显然,沙尔克并不打算就此放弃这位球队队长和“职业楷模”(体育董事约亨·施奈德语)。

当时尼贝尔在赛季结束后自由转会拜仁的传闻已天下皆知,因此普遍相信费尔曼一年后就会返回费尔廷斯竞技场,并重新成为主力。同时,人们也普遍相信——至少俱乐部外部人士是这样认为的,费尔曼将在诺维奇成为主力。

在升级赛季当中,与费尔曼同龄的荷兰前国门克吕尔无法给人以充足信心。升上英超之后,法尔克要在克吕尔和北爱尔兰老国门麦戈文之外,再配备一个拥有顶级联赛经验和实力的门将。于是,诺维奇花了大约300万欧元租借费(即承担其一年薪水),租来了法尔克相当熟悉的费尔曼。一方面,费尔曼可以立即给予克吕尔有益的竞争压力;另一方面,只要费尔曼调整到最佳状态,抢走克吕尔的主力位置只是迟早的事情。

就连费尔曼自己,也坚信去了诺维奇后很快就会打上主力。去年9月中旬,他的经纪人巴克斯就向媒体透露:“他此前没有料到自己出不了场,但教练没有给他任何出场的保证。”去年8月27日,诺维奇在联赛杯第2轮做客联赛排名比自己低了63位的英乙球队克劳利城,费尔曼才首次在正式比赛中身披“金丝雀”21号球衣亮相。尽管费尔曼表现稳健,没有出现任何失误,甚至还奋力化解了一个单刀球,但诺维奇还是爆冷0比1落败。唯一进球是卢巴拉利用战术角球一脚低射被伊达伸脚一挡折射,费尔曼对此实在毫无办法。

过了不到4周,即9月21日客场对伯恩利一战,克吕尔在赛前热身时背部受伤,但坚持打完了这场比赛。赛后,他不得不立即休息两周。看上去,这是费尔曼上位的绝佳机会。然而,在克吕尔受伤前,费尔曼就已拉伤了腹股沟。因此与伯恩利一战,他并没有随队出征。

好在费尔曼恢复得很快,没有错过克吕尔留给他的出场机会。9月28日做客水晶宫,费尔曼终于上演英超处子秀。但老天爷跟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仅仅踢了21分钟,费尔曼在扑救米利维耶维奇的点球未果的同时,还造成腹股沟伤势复发,不得不立即退下火线。这一伤,令他歇了一个月。克吕尔趁机加快了脚步,再也没有给费尔曼任何机会。在很多人眼中,荷兰门将是诺维奇这支英超鱼腩部队的赛季最佳球员,甚至完全有理由重返荷兰国家队。

直到今年1月25日客场2比1淘汰伯恩利的足总杯第4轮,费尔曼才完成了诺维奇生涯的第3次、也是最后1次正式比赛出场。早在去年圣诞节期间,人们就可以找到费尔曼在英格兰过得不开心的蛛丝马迹。他的妻子纳迪娜在自己Instagram的非公开账号上隐晦吐槽诺维奇实力太弱,在英超垫底,还将英国形容为“愚人岛”,并倒数离开的日子。她还发了一张手挡着自己脸的照片,配文写道:“提问:我们究竟在这里干嘛???”这些非公开内容经熟人转载,很快就在德国媒体当中发酵。

显然,费尔曼萌生了提前离开诺维奇的想法。2月底主场对莱斯特城的比赛,费尔曼以“私人理由”没有进入诺维奇大名单。很快,媒体就传出他要转租去挪超的消息。费尔曼的经纪人巴克斯表示:“拉尔夫的处境很困难。他不是二号门将,他期待在诺维奇成为一号。为了在夏天重返沙尔克,他最好能得到比赛锻炼机会。因此我们与沙尔克一同决定将他租借到卑尔根。”

当克吕尔在3月4日客场互射点球淘汰托特纳姆热刺的足总杯第5轮大放异彩,费尔曼已黯然离开诺维奇。从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英超,来到整体竞技水平或许连德乙都不如的挪超,而且还选择了上赛季仅仅排名第9(挪超总共16队)的卑尔根布兰,费尔曼这次转租实在令人费解。

除了可以重新打上比赛这个决定性因素之外,这个交易还有一个机缘巧合。2月初,沙尔克从布兰青年队挖走了年仅18岁的挪威新星米凯尔·马登(Mikail Maden)。由于布兰没有向马登提供职业合同,沙尔克不仅免签,而且连培养费都不用给。在意识到自己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之后,布兰体育主管索尔特韦特与沙尔克对话,希望对方以某种方式作出一定补偿。恰巧,布兰在门将位置上出现了问题,于是费尔曼就成为了“补偿方案”。为了促成交易,沙尔克还愿意承担费尔曼大部分薪水。事实上,还有其他挪超俱乐部对费尔曼感兴趣,但薪水成为了一道难以解答的难题。

布兰和挪超可以成为费尔曼扭转颓势的福地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相当不乐观。在新冠疫情阴影笼罩下,费尔曼在租借结束前究竟可以在那里踢上多少场比赛,目前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甚至有可能,他连一场比赛都打不了,就要灰溜溜地重返盖尔森基兴。而且就算他能在挪超踢两个月,然后以较好的竞技状态返回沙尔克,能否如其所愿地重新成为主力,也要打上若干个大问号。沙尔克主帅戴维·瓦格纳已提前扶正德国U21国门舒伯特,让近期状态和信心低迷的尼贝尔坐板凳。

在“鲁尔24”网站不久前做的民调中,接近七成投票者支持舒伯特下赛季担正,费尔曼的支持率仅略高于20%,还有大约7%认为沙尔克应该买一个新门将。近期就有关于沙尔克看上巴塞尔主力门将奥姆林的消息传出。而英国方面更是传出一则令人哭笑不得的消息:沙尔克把克吕尔看作是尼贝尔的候选接班人之一……